iphone 冠軍賽 J女郎 PK賽 紅魔鬼 

文鳥 IV / 夏目漱石
和服之一,取自網路。
和服之二,取自網路。
文鳥,取自網路。文鳥,取自網路。
傍晚,我看到文鳥喝水,它的細腳懸在水杯邊緣,小巧的嘴將入口的一小滴水,極其鄭重地仰著頭吞下。這樣看來,那一小杯水或許夠它喝上十天吧?我又走回書房,晚上把鳥籠放進箱子。就寢時,我從玻璃窗看著外面的景色,月亮出來了,地上降著霜。文鳥在籠子裡靜悄悄地。
翌日的早晨,我又起床晚了,依舊過了八點才把文鳥從箱子中拿了出來。文鳥大概早就已經醒來了,但它看起來卻一點也沒有感到不平的樣子。我把鳥籠拿出箱子,一接觸到明亮的光線,它立刻頻頻眨動眼睛,稍微縮縮脖子看著我。
以前我認識的一位美女,我曾趁著她憑桌若有所思的時候,悄悄走到她的後方,將她和服背後「龜形紋樣腰帶」紫色固定繫帶的一端,淘氣地往下拉動,再伸出手撫摸著她後頸部中間的肌膚。她懶洋洋地回過頭來,臉上的眉毛微微皺成八字形,眼尾和眉角卻綻放著笑意,並且因為害羞而把形狀好看的脖子縮了起來。當文鳥望著我時,我竟不自覺想到那位女子,她現在已經出嫁了。我淘氣地玩弄她腰帶,是在她決定了婚事的兩三天之後的事。
飼料容器裡還有八分滿的粟粒,但也混雜著不少的空殼。水杯裡浮滿著粟殼,水顯得很混濁。想來是到了要換水的時候。我的大手又伸進鳥籠,雖然我很小心翼翼地伸著手,文鳥仍舊緊張得撲動它的白色翅膀。即使讓它的小羽毛掉落一根,我都覺得很對不起文鳥。我把粟殼全吹開,寒風則帶走了被吹掉的粟殼。水也換了,因為是自來水,想必很冷。
那一整天,我都聽著寂寞的鋼筆在書寫,其間常常聽到文鳥吱唷吱唷的鳴聲。我想文鳥也是因為寂寞而鳴叫吧?但是當我走到走廊,看到文鳥在兩根棲木之間飛來飛去,一點也沒有顯露出不滿的樣子。

 

2

陳偉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