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HE 上海 生田斗真 BY2 愛夏天電影季 

文鳥 III / 夏目漱石
紫羅蘭,圖片取自網路
文鳥,圖片取自網路
那時候,我每天寫小說。
兩餐之間,常伏案寫著。有時甚至我可以聽到筆尖在紙上滑行的聲音。像寺院般的書房裡,我已經習慣沒有人進來打擾我了。在白天或是晚上,筆的聲音,有時也會讓我感到一絲毫的落寞。但,每當筆的聲音戛然停止,多半是因為思緒不能連貫,不得不停頓下來。這時,我便將指間夾著筆的那隻手,放在下頷,隔著玻璃窗看著被寒風吹到荒蕪的庭院,之後再用手指捏一捏下顎。這樣若文思還是苦澀,筆和紙無法一致時,我便用兩根手指試著把下顎伸展看看。當我在做這樣的動作時,我聽見了從走廊傳來的文鳥鳴叫聲。
我放下手上的筆,儘可能悄悄走了出去,看見文鳥正面對著我。它從棲木上向前傾斜般地,突出白色的胸部,高聲吱唷鳴唱著。那優美的鳴聲,三重吉聽了一定很高興。他曾向我保證:「文鳥養熟悉了,便會開始鳴唱,一定會鳴叫」。
我蹲在鳥籠旁看著,文鳥那羽毛鼓起的脖子,兩三次往前、往左右擺動,再轉回來,接著便看見一團白色從棲木上溜下,漂亮的腳爪一半從飼料容器邊緣向後露出,本來以為掛著文鳥的小指大概都會翻倒的飼料容器,竟然像吊鐘般地又平又穩,顯然文鳥的身體很輕,便彷彿白色的精靈一般。
文鳥將喙伸進飼料容器裡啄食,鳥喙向左右甩動兩三次,容器裡的粟粒紛紛灑落到鳥籠的底部。文鳥抬起嘴,咽喉裡微微發出聲音。那聲音讓我覺得很有趣。我靜靜地聽著,聲音圓潤但卻非常迅速。那聲音感覺像紫羅蘭般的小人,用黃金做成的槌子,在不斷敲打瑪瑙製的圍棋棋子。
鳥喙的顏色,有如帶著淡淡的紅色。那紅色漸漸淡薄,啄著粟米的嘴尖是白色的,那種白是好像象牙般半透明的白晰。它的嘴伸入粟米時,非常地迅速,左右甩灑的粟米也非常地輕。文鳥的身子並未倒豎,尖尖的嘴刺入黃色的粟粒中,羽毛撐起的脖子左右甩動,籠子底部灑滿了數不清的粟米粒。而飼料容器仍平平穩穩,顯然有點重量,飼料容器直徑約一寸半左右。
我走回書房,手上的筆靜靜地在紙上滑走。文鳥在走廊吱吱鳴叫著,或吱唷吱唷地鳴唱著。室外吹著寒風。

 

1

陳偉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