巴黎 結婚 世足賽 端午節 HOLGA 

斷翼
你傾注的孤寡 撫觸了誰人的雙翼

唯有晨風的騷動 我才能懂得忘卻

疾逝的是你飛翔後留下影跡

唯能忍受斷翼在蔭翳中孤鳴

我被輕蔑的人們嘲笑著

沒有庇護的鳥兒  聽著輕浮的嘲弄耳語

瞬逝的光景都翩翩的漸漸死去了

唯獨吾個身佇足 待侯夜冕的消去


 

1

陳偉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